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二砂承载郑州工业记忆

发布时间:2013-11-26 16:20:19

提起二砂,老郑州人都知道,这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响当当的企业。这座坐落于郑州市西郊贾鲁河畔的第二砂轮厂(现郑州白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),是我国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,由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帮助兴建的大型综合性磨料模具骨干企业,在当时是国家在郑州投资最多、厂区面积最大的工厂,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砂轮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建厂背景

   社会主义建设急需机械工业的“牙齿”

        旧中国的磨料磨具工业比较落后,全国仅有一个砂轮厂,不能生产磨料,只能生产少量的陶瓷磨具。但磨料磨具号称机械工业的“牙齿”,没有它,飞机大炮造不出来,汽车拖拉机也做不出来,就是小小的钢笔笔尖,也要用比纸还薄的砂轮劈开。中国要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建设,没有砂轮根本不行。新中国成立后,磨料磨具工业有所发展,但远不能适应国民经济日益发展的需要。1953年,我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,国家决定兴建一座大型砂轮厂。

    1954年7月27日,国家计委批准厂址定在主要原料产地附近的郑州市,后定名为第二砂轮厂。确定年产各种砂轮12000吨,请民主德国帮助设计和供应成套设备。1954年11月,民主德国国营卡尔·马克思城工业设计院专家来到郑州,在中国机械部设计总局第三设计分局配合下,设计建造砂轮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建厂过程

   “严苛”条件磨出中国砂轮行业“龙头老大”

       “当时中国磨料磨具行业技术基础薄弱,不具备建设大型砂轮厂的条件。”据郑州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韦峰教授介绍,二砂当时又不属于“156项苏联援助项目”,便由东德援建。厂区东临华山路、北临中原西路、南临颍河路、西临西三环,东西1356米,南北734米,面积约1平方公里。工厂设计方案由6个生产车间、2个辅助车间和2个动力车间组成,建筑面积74376.8平方米,装配式钢筋混凝土结构,立面处理十分讲究,配以单层弧形锯齿式屋顶,各栋厂房内外经过精心设计,且各栋厂房之间有架空走廊相联,整个形成一个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整体。1956年陶瓷砂轮制造车间(后被称为27号车间)破土动工,建筑面积74376.8平方米,装配式钢筋混凝土结构,单层、弧形锯齿式屋顶,号称二砂最大的厂房。“厂房里的方形立柱横切面面积有1平方米,俩人拉着手都抱不住,从厂房地表到房顶大梁最少得有16米高,感觉空间特别大,气派得很。”原精磨分厂厂长陈宗全介绍说。

   据《二砂厂志》记载,二砂厂房、生产工艺、产品质量最终都是按照东德标准来的。建设期间,东德专家曾提出书面建议2978条,要求十分严格。正是这些“苛刻”的条件,让二砂成为当时中国砂轮行业的“龙头老大”。

如今,这些德式老厂房已年近六旬,在经历了无数的坎坷和风风雨雨后,被列入郑州市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,这足以证明它在郑州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 建厂投资

   几乎相当于5个国棉厂的总和

   据介绍,二砂起初名为4057厂,后来才被机械工业部定为第二砂轮厂。当初建厂的投资额为1.5亿元,几乎相当于5个国棉厂加起来的总投资。厂区的面积有1平方公里,厂内的烟囱有64米高,属于郑州第一高烟囱。

       “东德人设计的二砂厂房,在当年属于超豪华。一层建筑,没负荷也没震动,就要把柱子扎几米深,还有屋顶花园、餐厅、电影院,让一向节俭的职工们无法理解。”年近八旬的武炳菊老人,已退休了近30年,提起当时建厂房的情景,仍记忆犹新。

   “东德的专家坚持把厂房建成铜墙铁壁,原因很简单,因为砂轮厂在战争中会成为被敌方打击的首要目标,一旦被破坏,对军工企业的发展会带来致命的打击。”武炳菊说,尽管当时双方有分歧,但那时大家对东德专家还是很佩服的,对他们也发自内心地尊敬。他们待人热情,工作认真负责,什么东西都手把手地教,还时常办培训班讲课。那些专家跟中国技术人员和工人一起干活,进行指导和监督,质量方面要求很严格。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,从战争废墟中站起来的中国,似睡醒的雄狮一般,以沉寂多年的强烈渴望,掀起了建设工业化国家的浪潮。二砂就是在这个当口,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砂轮生产企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美好回忆

    见证激情岁月,承载青春梦想

   “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小伙子大姑娘找对象,都先盯着这二砂,二砂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。那时候,二砂被称为‘电老虎’,因为热电厂是专门为二砂配建的,厂里的职工到外面办事,只要说是二砂的,对方便会热情相待。”老职工王凤生提起当年的“被尊重”,一脸惬意。据王凤生讲,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,二砂占据着郑州工业发展的龙头地位,厂内有职工近8000人,能成为该厂的一员,是件很自豪的事。

   “八九岁的时候,我是二砂家属院里的孩子王,经常带着一群小伙伴溜到厂区里玩耍。”现年50岁的赵广庆,提起小时候的事,咧着嘴笑了。“那时候,我感觉厂区真大呀!半天都走不到头,院内的大树也多,我和小伙伴们在那里爬树,掏鸟窝,夏天逮知了,或者趁人不备,钻进车间里看稀罕。”

  “我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,真希望这些老厂房能一直留着。”今年76岁宋淑琴老人说,直到现在,她和老伴闲下来的时候,还经常到厂里去看看这些老厂房,就像看望曾经一起作战多年的老战友一样,她说:“老厂房是两辈人辛勤创业的见证,也是中德友谊的见证,历经沧桑的老厂房如今没有被拆除,能作为历史建筑遗迹被长久地保护下来,我们打心眼儿里高兴,希望它以后还能继续为咱们郑州市的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