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中原文化发展的现代取向

发布时间:2014-2-18 17:04:44

     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兴起,势必影响到文化的命运,文化结构的重新调整就成为一种必然。对于文化人来说,这是社会依存位置的转换;对于文化来说,则是新旧形态的转换。它要求河南文化界必须有效地进行文化精神的更新,才能完成这一艰难的文化跨越。
审视中原的文化状况,河南文化界普遍欠缺对中原文化总体格局的深刻透视,欠缺对中原文化运行规律的准确把握。同时,社会经济转型也使文化发展面临“失范”的考验。这种“失范”造成文化系统内部无序力量的急剧增长,往往引发出激烈的文化冲突,是我们建设中原现代文化所必须避免的。可以说,文化的重构,中原现代文化的生长,要求我们必须纠正文化发展的上述历史偏向,弥补中原文化的内在欠缺,引导中原文化发展步人良性循环的运转轨道。
      但是,要发展中原现代文化,最根本的还是必须确立其文化选择和价值观念。因为,它才是中原现代文化运动呼之欲出、应运而生的现实依据。美国文化学家本尼迪克特认为,文化是一种各个要素的构型,一种整体,一种“格式塔”。因此,要建构具有大中原特色的完整的文化体系,既必须解决中原文化外部的文化冲突,还必须注意解决中原文化内部的文化矛盾。具体而言,就是要理顺中原现代文化建设同文化传统、现代文化实践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  其一,在文化发展的根基上,中原现代文化建设必须深深植根于中原文化传统的历史土壤之中,并裹挟着传统一同前进。
中原现代文化建设同文化传统的关系如何?这是令不少中原文化人深感忧虑、非常头痛的一个问题。河南是一个具有独特的文化传统的内陆省份。文化积淀因过于丰厚,使得现代文化在利用文化传统时异常困难;同时,文化传统因过于强大,使得略显单薄的中原现代文化常常有被湮没的危险。但是,无论中原文化传统如何难以消化,无论中原文化人对文化传统的“影响的焦虑”如何强烈,中原现代文化运动都必须承接文化传统、走“反本开新”的路子。
      应当承认,文化传统和现代文化之间是一种相互包容的关系,它们之间是无法用人为力量去割裂的。文化传统有可改变的可能性,有不可改变的可能性。一方面,文化传统是一种保存,它是不可改变的。因为,如果所有的文化传统都能改变,那也就不成其为传。可以说正是那些顽固的传统,才构成了传统的特色。另一方面,文化传统又有向现代文化“转换”的可能性。现代文化生长的一个重要方式,就是对文化传统不断挑选、不断吸收,把“转换”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性。C.A?冯?皮尔森在《文化战略》一书中认为:“文化的一个方面是传统,即所有物和规则的传递,然而这种传统是包含在人的活动变化之中的,是包含在现存文化型式所体现的无数变化和发展的可能性之中的”。(《文化战略》第2页)因此,现代文化要想更好地利用文化传统,就必须对文化传统进行“价值重估”,并在此基础上作出新的价值判断和文化选择。河南省委、省政府之所以非常重视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整理和弘扬,如召开杨兰春、阎立品、苏金伞理论、创作研讨会,设立“香玉杯”艺术奖等等,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文化传统是支撑着现代文化的,现代文化只有吃掉并消化传统,才能成长、壮大自己!

      其二,文化发展一定要强调泛文化,跨文化的体验,强化文化交流,开创中原文化大繁荣的局面。
中原现代文化建设不能陷于文化保守主义之中,因为“只有当一种文化不仅仅准备在物质或经济方面,而且准备在伦理道德和精神方面向其他文化学习并求得自身的发展,它才能变成一种开放的文化”。它要求中原现代文化建设必须走出传统、转化传统,力图开创新的传统,并努力克服只重视引进技术、而不注重引进文化的弊端。在当前,就是要善于从西方社会随着经济增长而创造的经济文化中汲取经验,吸收外来文化中的现代化因素,以增强新文化的内在活力和蓬勃生机。为了改变河南传统文化丰厚、现代文化匮乏的文化艺术结构,河南省委、省政府非常注重用现代文化艺术精神去影响、熏陶脚踏历史厚土的中原广大人民群众,并且努力强化文化交流,使中原文化市场显得非常活跃。仅仅1993年上半年,就有唐朝、1989、呼吸、眼镜蛇的摇滚乐、哈萨克斯坦国家芭蕾舞团的芭蕾舞、中央交响乐团的交响乐、杨丽萍的现代舞蹈、国标舞精英赛、93郑州国际童话节六项大型现代现代文化艺术活动隆重推出,充分显示出省委、省政府建设中原现代文化的决心和意志。

其三,中原现代文化艺术建设必须努力理顺同市场经济的关系,关注现实的文化实践,实现文化形态的转换。
当代河南的文化批判和文化重构,说到底是要建设一个有中原特色的、社会主义性质的、现代化的新型价值系统,它必须是一种既能符合河南省情,又具有现代性的开放进取的文化形态。如果脱离了当代河南的现实生活,离开当前的文化实践,那么文化生命就会凋零,文化精神就会萎缩,我们就难以构建一种与现代文化相统一的、十足中原特色、为河南人民所理解和接受的新型文化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们视“93河南小姐评选”为中原现代文化的生长点。93河南小姐评选,是树立河南改革开放的新形象、加快河南人观念更新的突破口,也是一种现代新型文化形态生长的开端。因为,在这一新的领域,对饱尝传统文化浸沁的河南人来说,头脑中新与旧、开放与封闭、进取与畏缩的冲突最为鲜明。可以说,“93河南小姐评选”这一现代文化艺术活动,已经在河南人民的审美意识上引发了一场**,是对河南人民封闭陈旧文化观念的一次冲击与挑战,是对河南人民心理承受能力的一次考验与磨炼。
我们认为,中原大文化发展的根本指向,就是要立足现实、继承历史,并吸收融汇西方当代经济文化中的精萃成份。这些分散的文化元素的积累和不同组合,就能逐渐演变成一种文化模式、一种文化风格。创造中原大文化的新时代,就是要完成文化风格的蜕变和文化模式的更替。由于文化系统内部创造性潜力的消长,中原现代文化形态虽未最终成型,但已初露端倪:
第一,电视、歌舞两大艺术品种和戏剧、文物的地位发生了置换,前者取代了后者的炫目位置,开始在中原舞台发光发彩。中原现代文化艺术的生长,是在文化艺术形态内部各种结构关系发生变化中逐渐成形、发展的。各种歌舞,如杨丽萍的现代舞蹈、中国四大摇滚乐团的摇滚乐、中央交响音乐乐团的交响乐、薛伟的小提琴演奏,河南的《汉风》、《春潮河南》等,格调高雅纯正;电视连续剧黑槐树》、《常香玉》《***大案纪实》、《颖河故事》、《乡里故事〉《风雨南庄》等在全国连获大奖,晶位卓然不俗。正是这两大艺术品种在中原舞台上形成的强大攻势,促使文化艺术的内部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。于是,电视、歌舞成为中原现代文化艺术的主,戏剧、文物的重要性则被前者强劲的发展势头湮没了。
第二,一种经济文化、包括企业文化、商业文化、节会文化在河南也已经初具形态。中原文化人开始认识到文化和经济之间的相遇交叉乃至相辅相成,孙荪、张一弓、齐岸青等文化界人士相继“离队”,或下海经商,或创办刊物,文化观念大变。这种新型文化对金钱、财富、经济开始有了全新的认识,正如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所言,“当积累财富不再具有很高的社会重要性时,道德规范将发生巨大的变化。我们将敢于评定赚钱动机的原来价值,为积财而迷钱将与为生活的享受和实现而爱钱区别开来”(《劝说集》)。我们相信,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,这种经济文化在中原现代文化艺术构成中所占的比重将会来愈大。
第三,创造中原大文化的新时代,意味着所有文化艺术品种的共同繁荣。文化学家贝尔说过:“对一个社会,一个群体或一个个人来说,文化是一种维持一种认同的连续过程”。(《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》,第36页)由于这种文化为一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全新观念所支配,对于重塑改革开放中的河南人民形象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。此时,“人们头脑中的意识形态及观点并不十分重要,他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是文化而不是任何意识形态在起作用的时代”。这种文化无所不在,它“体现在各种媒介、电视、快餐、郊区生活等各个方面”。(杰姆逊《后现代主义与文化理论》,第26页) 如今,河南文化人日益从文化发展的困惑中走出来,获得了理解文化、控制文化的主体性地位。中原文化的现代化,从“历史扎根”、“文化引进”和“当代文化实践探索”三个方向向前推进,一步一步走向中原大文化的新时代。但是,我们绝对不能以一种浅薄的文化乐观主义的姿态,将中原大文化的发展视作一个绝对进步的过程,等待中原大文化新时代的自觉降临,而无视其建设的艰巨性。我们认为,中现现代文化艺术建设,目前亟需解决的,至少有以下几个环节的问题:
1、在文化的生产环节,应当注意对可更新文化资源的开发、利用,降低对不能再生文化资源的消耗。这一问题,在文化资源极其丰厚的河南表现得尤为突出。它要求中原文化人必须对文化传统进行“价值重估”,对西方经济文化进行吸收、挑选,对当代文化艺术实践进行大胆探索,全力弘扬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血脉贯通的可更新文化资源,避免在一些已经僵硬的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上作无用功,以便更好地进行中原现代文化建设。
2、在文化的传播系统,必须注意建立正常的文化秩序,因为“传播是个求生长、求发展的过程,同时也是在冲突中找寻和谐的一种过程”,它“代表一种自我的延伸,且是对他体的吸收,借以产生一种存在的新的形式”,所以“传播是改变现状的一个重要力”。(成中英《中国文化的现代化与世界化》第246?247页)它表明,中原现代文化建设,必须建立起正常的文化秩序,注意选择传统文化现代文化相互平衡的方式,既要避免单纯“吃”传统文化,又要避免传统文化“挤”现代文化。
3、在文化的再生产环节,必须注意以智力集约的方式生产现代文化中的高雅文化,避免大众文化的泛滥。台湾学者杭之认为:大众文化特指“一种都市工业社会或大众消费社会的特殊产物,是大众消费社会中透过印刷媒介和电子媒介等大众传播媒介所承载、传递的文化产品。”此时,“文化、艺术不再是为一人类未来生活之新的可能性的留出空间,以高出于、超越于一种在现存之现实事态中被动的默认情形,而变成一种制造娱乐效果的高级商品”。(《一苇集》 第140、75页)在当代西方社会,消费性的大众文化涤荡一切。大众文化的产品像工业社会其他社会的其他商品一样,借助大众传媒以标准化的模式批量生产,用于满足大众的精神消费,取悦或刺激大众平庸的日常生活,并且左右着大众游移不定的消费取向和审美情趣,从而使得人们失却了自主选择所必须的最起码的思想资源。这种情况,是我们在进行中原现代文化建设时所必须引以为戒的。中原文化人只有通过自觉的文化追求和精神超越,才有可能摆脱大众文化的压迫,使高雅文化的发展卓然有所自立。
4、在文化的消费系统,必须下决心实现全民文化教育的超前发展,培养能够接受现代文化、具有现代审美水平的河南人民。我们认为,文化的生产和再生产,都是由特定的文化消费决定的。只有提高河南人民在文化消费上的审美能力,高水平、高质量、新创意的文化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才有必要进行。在这个意义上,培养具有现代审美水平的河南人民,才是建设中原现代文化的关键所在。
勿庸置疑,中原现代文化在发展取向上还存在着诸多问题。以“文化引进”为例,通过引进大量的现代文化艺术活动来抵消传统文化的影响,是现代中原文化人推倒传统文化、重建中原大文化的新时代的主要手段。这种非常热闹的“文化引进”,虽然使河南文化市场歌舞升平、一派繁荣,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河南现代文化艺术匮乏的局面。因为花费巨额投资引进的歌舞等文化娱乐活动,往往在热闹之后“水过地皮干”,并没有真正给河南人民留下什么。如果长此以往,中原文化不仅不放光辉,而且会萎败、衰落,陷入一种文化危机之中。虽然中原现代文化建设还存在种种缺憾,但是我们相信,中原文化艺术家毕竟抓住了中原文化大发展的难得机遇,河南文化艺术界毕竟理出了中原现代文化建设的总体思路,一种文化大变迁、大转换的时期毕竟到来了。“士不可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”。可以预见,发愤努力的河南文化艺术界同仁,必将创造出一种兼容天下,挺立于世的中原大文化。(李庚香,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)